2021年1月16日 星期六   
唐人街
韶文化传承与发展高峰论坛
频道首页 >> 时代潮人 >> 时代潮人2017年第2期 >> 流淌着古韵的土地
流淌着古韵的土地
2017-7-13  来源:时代潮人

[字体调整: ]

文 / 卢锡铭

  韩愈在潮州的影响力,并不仅仅在于他干了多少件实事,更主要的是他的思想、他的才华和他的人格魅力以及他的精神世界融进了潮州大文化中去。

  因为省参事室有关潮汕文史的调研,我一连跑了数趟潮州,这曾经是“十相留声”之地,享有“海滨邹鲁”“岭海名都”之美誉,有“三山一水护城郭”自然景观的古城,依然流淌着一股浓浓的古韵。

  潮州,自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开始,2100多年的朝代更迭,一直都是郡、州、路、府治的所在地,所以古城一直都保持得较为完整。绵长的历史,相对独立的地理环境,勤劳质朴的人文传承,为今日潮州留下丰富的历史文化瑰宝,特别是中国四大古桥之一的广济桥、全国最早纪念韩愈的祠宗——韩文公祠,以及遍地皆是古迹的古城,可称为潮州三绝。

  进入潮州,首先闯进眼帘的是那座广济桥。这桥,古称康济桥,俗称湘子桥,位于潮州市古城东门外,像条巨龙横卧于急流奔涌的韩江,联结东西两岸,为古代广东通向闽、浙的交通要津。

  广济桥集梁桥、浮桥、拱桥于一体,这种独特的风格是我国古桥的孤例,与赵州桥、洛阳桥、卢沟桥并称中国四大古桥,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

  广济桥始建于南宋乾道七年(公元1171年),州守曾汪倡议,造舟为梁,以86艘船架设浮桥,并在中流砌一个长宽均为五丈的大石墩,以固定浮桥,故名“康济桥”。

  韩江洪水滔滔,浮桥屡为洪潮所毁,从南宋淳熙六年夏天(1174年)起,几经修复,几经更名,到明宣德十年(1435年)由潮州知府王源主持对桥进行规模空前的重修,全面加固23个桥墩,为使行人免遭日晒雨淋,还在桥上建起126间亭屋,亭屋间建造12座楼阁,江心急流处,仍用24艘船只连为浮桥,浮桥用了3根粗大的铁索固定,每根铁索重达4000斤,桥修好后更名为“广济桥”,寓意为“广济百粤人民”。明嘉靖九年(1530年)州守丘其仁减去浮桥,用船6艘替之,“十八梭船廿四洲”之格局从此形成,自创立以来,共历时360多年。

  广济桥,是粤通向闽、浙的交通枢纽,因为桥上又有众多楼阁,因此,很快形成热闹非凡的桥市。天刚破晓,江雾未散,桥上已是“人语乱鱼床”了。晨曦初露,店铺竞启,茶亭酒肆,旗幡飞舞,还有卖艺唱戏,下棋耍猴,问卜占卦等等,顾客登临,摩肩接踵,车水马龙,沸腾如海,正如清乾隆进士郑兰枝描绘的:“湘桥春涨水迢迢,十八梭船锁画桥。激石雪飞梁上鹭,惊涛声彻海门潮。”活脱脱一幅流动的《清明上河图》。

  广济桥的夜晚又有另一番情趣。“吹角城头新月白,卖鱼市上晚灯红。猜拳蛋艇犹呼酒,挂席盐船恰驶风。”。弯月初上的广济桥,酒肆中灯笼高悬,蛋艇里猜拳行令,妓篷中丝竹细语,真是“万家连舸一溪横,深夜如闻鼙鼓鸣”,待到“遥指渔灯相照静”,已是“海氛远去正三更”。广济桥市的繁荣,曾牵动过南中国经济的神经,也许这正是桥市的价值所在。

  由于历经沧桑的磨砺,解放前广济桥已是满目疮痍,2003年10月,广济桥开始按明代风格全面维修,2007年竣工,古桥焕然一新,特别是桥亭更显风雅。126座亭台殿阁像卧龙披上126片金鳞,颇有腾云欲飞之势。匾幅楹联挂满亭台殿阁,匾或黑底金字或黛字黑底,楹联则直接刻在白色花岗岩柱上,题字均出于著名书法家的手笔,整座广济桥仿如文气盎然的艺术长廊。

  关于广济桥有很多民间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是“仙佛造桥”。话说韩愈来潮后目睹洪水肆虐,鳄鱼为患,为沟通两岸,便请他的侄孙韩湘子等八仙与潮州广济和尚分东西两岸施法造桥,由于中途被撞破天机,驱石的法力失效,致中间一段未能连接。于是,八仙之何仙姑,将莲花撒落江中化作18艘船,广济和尚见状也掷下禅杖化作巨缆,把浮桥联接起来。因此桥名分别称作“湘子桥”和“广济桥”。

  这一传说,我考证再三,觉得不合理成分居多。其一韩愈于唐元和十四年主政潮州,而广济桥始建于南宋乾道年间,建桥比韩愈来潮晚300余年;其二八仙中有四人生于宋代,怎能跃至前朝建桥?其三查遍史书,并没见广济和尚其人。编此传说动因也许有三:一是潮州人出于对韩愈的崇敬,想为他治潮功绩中加上一笔;二是在古代生产力落后的情况下,在浩荡大江上建造这样的大桥,其难度超越人的想象,于是让仙佛去显灵;三是这座神奇的大桥从建下第一个桥墩到形成“十八梭船廿四洲”格局,前后延续300多年,很难归功于谁,人们便索性把功劳记在韩愈与仙佛身上。其实这桥倒可证实三点:一是历代主政潮州官员的胆识;二是凸显历代能工巧匠的智慧;三是历史是人民创造的,那怕是建桥史。

  韩愈治潮功炳千秋,并不在于建桥。

  唐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时任刑部侍郎的韩愈,因为谏迎佛骨,激怒了宪宗皇帝,被贬到潮州任刺史。韩愈在潮州任职八个月,以强烈的责任心和爱民之心,为潮州办了四件实事。

  一是驱除鳄鱼。潮州有一江名为鳄溪,江里很多鳄鱼,经常吃过江百姓,人们称之为“恶溪”。韩愈在“恶溪”古渡上设了祭坛,先以强弓毒矢呈于鳄鱼之前,给鳄鱼以强大威慑,继而以礼相待,祭以一猪一羊,然后高念亲自撰写的《祭鳄鱼文》,祭文波澜起伏,义正词严,把鳄鱼人格化,可视为一篇“讨贼檄文”,此文后被收入《古文观止》。如今韩江北堤路段的古渡口建有被誉为“鳄渡秋风”的纪念亭,就是为了纪念韩愈当年除鳄的功绩。二是兴修水利。当年潮州百姓仍沿用较为原始的农耕模式,韩愈一方面兴修水利以治旱涝,另一方面引进北方的农耕技术,使潮州的农耕模式大为改观。三是赎放奴婢。韩愈下令,奴婢可用工钱抵债,钱债相抵,就给人自由,不抵者可用钱赎,以后不得蓄奴,此举可谓射向当时社会陋习的一支响箭!四是兴办学校。韩愈到潮后,聘请乡贤为先生,扩建学校。韩愈之前,潮州只有进士3名,韩愈之后,至南宋,登第进士就达172名,状元、榜眼、探花三及第俱全。

  其实,韩愈在潮州的影响力,并不仅仅在于他干了多少件实事,更主要的是他为官的理念,他的思想、他的才华、他的人格魅力以及他的精神世界融进了潮州大文化中去,让人景仰,让人得到感化,化作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动这个地方的发展。

  韩愈,是唐代杰出的文学家、哲学家、政治家,被苏轼称为“文起八代之衰”。“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出身于官宦世家,其高祖、曾祖、祖父、父亲都代代为官,到了韩愈却家道中落,他三岁丧父,两兄相继逝去,是由他的大嫂抚养成人的。他从小刻苦好学,“七岁读书,十三岁而能文”,可官运并不亨通,19岁至30岁到京师应考,三次落第,25岁第四次应举才中进士,进士只是身份,想做官还要过吏部一关,经过5年的求官历程,30多岁时才去汴州做了个官职低微的观察推官。

  韩愈推崇儒学且有极高造诣,贞元十八年(802年)终被推任国子监四门博士,开始进入京师任职,与柳宗元、刘禹锡同为监察御史,“秩不高而权限广”,专门向皇帝提意见和建议的。可他不唯皇帝是瞻,一心为民着想,目睹天灾时人民挨饿逃荒,便向皇帝写了《御史台上论干旱人饥状》,请求缓百姓赋税,而遭权臣陷害,被贬岭南阳山。他没沮丧,把“天下最穷处”的阳山变成了文化城。3年后贞元二十一年(805年)顺宗即位,大赦天下,韩愈改任江陵法曹参军,元和十二年(817年)因随宰相裴度征讨淮西叛军有功,次年升为刑部侍郎,但他不改一心为民的初心。元和十四年(819年),宪宗皇帝搞了一个规模浩大的迎佛骨活动,韩愈看不惯这种劳民伤财的行为,便奋笔疾书,洋洋洒洒写下了近万言的《论佛骨表》,宪宗皇帝为此龙颜大怒,要将韩愈斩首,经宰相裴度等人力谏,才改贬到八千里外蛮烟瘴地潮州当刺史。韩愈被押出京城不久,家眷亦被赶出长安,年仅12岁的小女儿也染恶疾惨死在驿道上。当他策马行出蓝关时,侄孙韩湘赶来为他道别。51岁的韩愈心力交瘁,胸中郁块化作笔底波涛,写下了《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他到潮州后,目睹潮州的落后,忘了心中的痛苦,也忘了被贬的官员如同罪人且不可积极参政的所谓古训,大刀阔斧地为民干了几件影响千秋万代的实事!这便是韩愈活在潮人心里最为朴实的缘由!

  人民为感念韩愈,让潮州的江山都姓韩:韩江、韩山、韩堤、景韩亭、昌黎路、祭鳄台等等,并建起韩文公祠世代朝拜!这既是一种人文精神的传承,也是一种民心所向。

  韩文公祠,坐落潮州城东笔架山麓,面临浩浩荡荡的韩江,江上帆影点点,使韩祠平添几许张力。祠堂有三层,第一层正门为一牌坊,是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胡耀邦题的匾额,入门后有一条步步登高的甬道,第二层便是韩公祠正殿,高度海拔40米左右,恰到好处地构成瞻仰者肃然起敬的仰视角度。整座韩公祠嵌于山光水色之中,左是象山,右是狮山,成环抱之势,飞檐如翼展翅于蓝天白云之中,祠周古木参天,花树簇拥,暗香浮动。外型雄伟巍峨,祠内细刻精雕,给人一种既端庄典雅而又温馨祥和之感。

  祠分前后二进,并带两廊。后进筑在比前进高出几米的台基上,正殿内供韩愈塑像,慈眉善目,一脸儒雅,堂上有对联:“辟佛累千言,雪冷蓝关,从此儒风开海峤;到官才八月,潮平鳄渚,于今香火遍瀛州。”祠后乃两层侍郎阁,第二层门口有韩愈半身石雕像,与正殿正襟危坐的塑像不同的是,石雕像一络胡须随风飘起,两道剑眉挑起发鬓,眼光深邃傲视长空。细细看来,韩愈那种坚毅与挺拔的形象跃然而出。也许殿中是居庙堂之高的韩愈,而门前是处江湖之远的韩愈吧。周围为历代韩祠碑刻和韩愈的笔迹。从国家的各级领导和海内外知名书画家或惠绘或留题的400幅墨宝,勒石镌刻与祠内古碑交相辉映,令千年古祠更加文气斐然。

  韩公祠,千余载香火不断。韩愈入潮八个月,潮州人民却记念他千秋万代。韩愈已成为一种神圣的象征,成为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潮州文化被浇灌根深叶茂,繁花怒放,硕果累累,从而给后世潮学研究留下永远参透不完的文化瑰宝。

  潮州古城,历史悠久,是国务院公布的第二批中国历史名城之一。古城墙是古城最醒目的标志之一,它记载着古城的年轮,雕刻着古城的历史。潮州古城墙始于哪个年代已无从考证,但于宋代已成规模,由于朝代更迭,战火不断,元末明初已是残破不堪,明洪武三年(1370年),指挥俞良辅重辟城西南,增筑石墙,全面修筑府城,并开七大城门,在门外构筑围城作为屏障,城上造箭楼四十座,十分壮观。

  随着历史变迁,府城的南、西、北三面城墙均因城建需要而拆除,现仅存东面临韩江的古城墙,北起金山南至南门,全长2132米,莽莽苍苍,蜿蜒而去,仿如飞下潮州的一段长城。城墙保存上下水门,竹木门及广济门四座大城门,其中尤以广济城楼最为壮观。城楼高三层,歇山顶四角飞檐,仿如大鹏展翅于蓝天与云水之间,城楼面临韩江,正对广济桥,城楼上有对联:“万峰当户立,一水接天来。”我们登上城楼,正值暮春三月,举目眺望,只见韩江潮涨,长桥横卧,烟波浩渺,舟楫如梭。迷濛的远处,笔架山屹立在蓝天之下,如黛岚影在峰尖飘飘洒洒;凤凰塔矗立在韩江边,挑起半天缭缭绕绕的云锦,好一派江山大气。

  古城内更是古迹遍地,有被誉为“粤东第一丛林”、始建于唐代的开元寺,有被誉为“国内罕见宋代府第建筑”的驸马府,有被誉为“潮州木雕第一绝”的己略黄公祠,有建于北宋的青龙古庙,有建于元朝的天后宫,有号称“东南沿海陶瓷之都”的北架山潮州窑,有堪称“全国第一古街”的牌坊巷,还有集中西建筑艺术元素的骑楼街。

  这是一片流淌着古韵的土地,除了这些闻名遐迩的恢宏之作,在潮州古城的老街上随处可见明清古屋老房,大吴泥塑、金石铁鼓、木偶等传统工艺,被人们称之为“中原古典文化橱窗”。北大中文系教授陈平原参观古城之后颇有感慨地说:“在这个地方生活,出门一抬头就是一座唐代的古寺,一上街就碰到一口宋代古井,你会感到和历史融为一体……”

  徜徉于古街,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琳琅满目的传统工艺潮瓷、潮绣、木雕、泥雕、潮彩、嵌瓷成行成市,可以尝到化简单为神奇的潮菜,可以品到浓香四溢的工夫茶,可以听到典雅悠扬的潮州音乐,还可以欣赏到风情万种的潮剧。啊,这是一座活着的历史名城!

  流淌在这片土地上的古韵,它低吟浅唱,潜移默化,润物无形,它升华成一种民风,一种民心,一种思潮,然后沉淀为一种文化底蕴,它汇聚成一种精神的深度和广度,然后代代传承,发扬光大,普照人间,这是一种软实力,推动社会前进的软实力。

  也许,这就是历史文化古城的价值所在吧!

  作者简介

  卢锡铭,编审,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广东省期刊协会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担任《黄金时代》杂志社副总编,广东教育出版社社长,广东省出版集团副总经理。出版散文集《南方绿岸》《潇洒夜语》《带走一盏渔火》。《带走一盏渔火》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


【上一篇】巴尔干半岛之旅
相关阅读
  • 涵碧楼与“潮州七日红”
  • 侨校服务侨乡 暨南大学与潮州市签署协议全面合作
  • 加拿大温哥华潮州同乡会代表团拜访广东省潮联会
  • 潮州市侨联主席陈敏率团出访新、马、泰
  • 余真:潮州讲古界的“新星”
  • 海丝路上扬帆弄潮的精彩人生——专访印尼潮州总会会长曾国奎
  • 潮州市湘桥区侨联深入基层开展调研工作
  • 潮州市湘桥区侨联主席汪晓航带领区侨界政协委员到古城区调研
  • 时代潮人
    本期杂志
    时代潮人2017年第2期 时代潮人2017年第2期
    CN44-(Q)1139
    2017年6月 第2期
    总期数:90
    文章数:25
    本期热点
    更多期数
    网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唐人街网 tangrent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48158号-4jack luo
    指导单位: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东省期刊协会侨刊乡讯专业委员会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协办单位:广东省广府人珠玑巷后裔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潮人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客属海外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