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唐人街
韶文化传承与发展高峰论坛
频道首页 >> 时代潮人 >> 时代潮人2017年第2期 >> 孙庆先:非遗领绣,国礼匠人
孙庆先:非遗领绣,国礼匠人
2017-7-13  来源:时代潮人

[字体调整: ]

文 / 何绮薇

  从仅限于由潮州妇女一针一线织成,用于摆饰、戏服和庙堂饰品的潮绣产品,到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外交部定购的国礼而走向世界;从传统的潮绣之乡发展到中国婚纱晚礼服名城……潮绣的“生命之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演绎着一个个美丽的传说。这离不开像孙庆先这样的非遗传承人毕生追求,摸索前进的奉献。

7岁学绣,今已是国家非遗传承人

  1950年代,孙庆先出生于潮州。现在,他是国家级非遗潮绣传承人、中国刺绣大师、国家高级工艺美术师,引领着潮绣技艺的继承与发展。孙庆先自小性情文静,与别人家的孩子充满嬉戏喧闹的童年生活不同,年仅7岁时他便开始跟着母亲学习刺绣。心灵手巧的孙庆先手工活十分出色,制陶、抽纱甚至木雕都难不倒他。

  孙庆先曾在海南度过10年的知青生活。在这段日子里,他凭着一手漂亮的木工活得到了团部领导的赏识,被调到团宣传部做报道员。结束知青生涯返回潮州后,他再次与潮绣结缘,开启了新的人生。

  从海南生产建设兵团知青到穿针引线的潮绣匠人,孙庆先一直秉承躬耕其中、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一步一步在潮绣的继承、发展和革新中不断坚持实践。于他而言,潮绣就如一日三餐,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每当看到一个东西,第一个念头就是能不能用潮绣来表现。”这已成为孙庆先的自然反应。有一次,他在朋友家看到游动的金鱼时,不禁喜出望外,“这太适合潮绣创作了!”孙庆先心里想。为金鱼拍照后,他便马上回家开始创作。为了表现出金鱼自由灵动、鳞片闪闪发亮的艺术特点,孙庆先选用五种深浅不同的K金线和红丝线、红灰纱作为绣线,运用“潮绣立体双面绣”独特的垫高技艺钉金绣法,绣出的金鱼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这幅作品取名《好运来》,获得了2006年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至今仍受到市场的热烈追捧,市场价高达3万元。

  自2006年潮绣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来,潮绣再次占据大众视野,已有千年历史的潮绣,因有孙庆先这样一批有创造力的人才加入,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国礼“御用匠人”,乱针绣出金老虎

  孙庆先对作品要求极高,尤其是材质方面,“我们使用的K金线是从日本进口的,由于需求量少,国内能制作这种产品的南京金箔厂也不生产,所使用的真丝也是从瑞士进口的。”孙庆先说,“市场上不乏仿制品,一般看一眼材质就知道是仿的,K金线都发黑了。”

  言及此处,孙庆先告诉我们,他在织绣时一般只会制作两件,一件用于市场流通,另一件用于收藏。“我在筹建一个潮绣博物馆,希望能将一些优秀的作品都收藏在馆内,让大众能更好地接触、了解潮绣。”孙庆先说。

  对于工匠精神,孙庆先有别样的见解:“工匠精神不仅是一种做作品的态度,更是一种做人的态度,永无止境的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理念追求,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把技术做成艺术,做到极致,再由新工艺、技术、产品超越。”

  正是对潮绣核心技艺特色、民俗文化的坚守,孙庆先在国家级评比和展会上屡获殊荣,斩获几十项金奖和特别金奖,甚至还成为国礼的“御用匠人”。

  在众多国礼作品中,令孙庆先最为深刻的是便是《下山虎》。

  2005年,孙庆先接到一个“重要任务”。潮绣研究所作为制作国礼的定点单位,此前已多次出色完成外交部定做的“国礼”任务,孙庆先对此自然不陌生。一番仔细询问之后,孙庆先愣住了:要为当时的加拿大总理马丁绣一幅金老虎,时间仅有十天。

  如果按照常规做法,像这样一幅作品,费时至少得一个多月;再加上,此前从未使用过K金绣老虎,在操作上会出现的问题也难以预料。为了能圆满地完成任务,孙庆先多次走访富有经验的潮绣老艺人,但得到的答复都是“不可能”。

  正当绣工们都一筹莫展时,孙庆先找到了新的思路。原来,在回顾绣法时,孙庆先灵机一动想到,何不借用苏绣的乱针绣,将其融入作品中?此时距离任务下达已过去三天,在绣工们的努力下,老虎的雏形已经渐渐绣出来了。有了想法后,孙庆先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将绣好的部分全部拆掉,以乱针绣的绣法重新进行创作。

  经过6天24小时不停歇的加班加点赶工,在规定时间的最后一天中午,作品终于完成了。孙庆先回忆说:“当天下午2点多的飞机,而整件作品完稿已经接近1点钟。”经过一轮修整、装裱,接近2点钟时,孙庆先驾车护送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前往汕头机场,“当时很着急,开得太快了,吓得其中一名女士眼睛都闭上”。

  这已不是孙庆先第一次负责国礼的创作了,从1983年至今,孙庆先为外交部制作的出访国礼不下百件。2004年,由当时国家领导人江泽民赠送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K金垫绣《腾龙》,2006年赠送给英国时任首相卡梅伦的双面绣《丹凤朝阳》等作品均出自孙庆先之手。

开创立体双面绣法,以创新推传承

  “并非百分百传统题材、百分百传统针法绣法的潮绣才是‘真正’的潮绣,”孙庆先说,“传统工艺只有不断创新才有市场生命力。”
自从1982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智诚的钉金垫浮绣《九龙屏风》获得全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杯奖”后,潮绣作品就在全国性大奖的舞台上销声匿迹,外界对潮绣的关注相比其他工艺美术精品如陶瓷等也因此大大减少,潮绣作品和市场不断萎缩。这让孙庆先深切地感受到传统技艺如不加以创新,必将走入死胡同。

  但创新并非天马行空,必须要扎根于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受潮绣单面垫绣及苏绣双面平绣技法的影响,孙庆先尝试将两者融合,呈现双面垫绣的效果。单面的绣法只要求正面工致,反面的针脚线路如何可以不管;双面绣则要求正反两面一样整齐匀密。而垫绣作为潮绣中绣法的一种,要求在绣之前用棉絮垫定图案造型,然后在上面绣出金丝绒线,这样一来,作品显得更加有浮雕感,更加生动活泼。

  创新显然并非容易之事。从绣法融合、针线选择到图案绘制,孙庆先做的试验不下百次。总结了无数失败的经验和教训后,孙庆先终于率先成功创造出潮绣“K金立体双面绣”的独特技法,这是中国刺绣史上前所未有的创新。

  2006年,在第41届国际旅游品和工艺品交易会的工艺美术“金凤凰”设计大赛上,孙庆先与另一位潮绣艺人康惠芳联手创作的K金立体双面绣《五福临门》,获得全国性奖项“‘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奖”的金奖。时隔24年后,潮绣再次回归全国性大奖的舞台。

  因为创新,潮绣这棵老树不仅发了新芽,还花香万里。

  现在,孙庆先的潮绣作品一年的创新量已超过近100年的创新量。近年,他还成功研发了中国抽纱与潮绣相结合的立体双面绣,潮绣因此更独具艺术表现力。潮绣精品《鼎盛九州》的问世,就是潮绣创新中令人瞩目的成果之一。

  《鼎盛九州》高2.5米,长690米,由九扇绣着腾龙的屏风组成,创作期历时3年2个月。孙庆先感叹道:“仅设计图纸的构思、修改,就花了3个多月时间。”这幅作品是孙庆先的代表作,作品富丽堂皇、饱满艳丽,其中的关键便是所使用的K金线,长度足足有40万米。这长度接近潮州到东莞的距离,绣工们的一针一线都实属不易。

  为了让潮绣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孙庆先还牵头成立了潮绣研究所。在他的领导下,潮绣研究所被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广东省传统工艺美术产业保护和发展基地。

  潮绣研究所每年都会招收潮绣学徒,尽管包吃包住还给生活补助,但最后留下来的也仅有寥寥几人。“光学纫针捻线就要将近8个月的时间,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大多数年轻人都耐不住寂寞,所以没有年轻一代的新学徒。”这让孙庆先感到十分为难。

  近年来,潮绣无论在社会知名度、美誉度,抑或是占据市场的份额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尽管如此,潮绣的传承仍旧是难以攻破的难题。这门手艺该如何传承,孙庆先还在坚持不懈地探索着,“还是希望多点年轻人能够参与进来。”

http://www.tangrentown.com


相关阅读
无相关内容
时代潮人
本期杂志
时代潮人2017年第2期 时代潮人2017年第2期
CN44-(Q)1139
2017年6月 第2期
总期数:90
文章数:25
本期热点
更多期数
网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唐人街网 tangrent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48158号-4jack luo
指导单位: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东省期刊协会侨刊乡讯专业委员会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协办单位:广东省广府人珠玑巷后裔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潮人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客属海外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