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唐人街
广东“让孝声飞•暖心护巢养老工程”启动
东莞国际佛事展
孙中山在广州
2016-11-17  来源:广州华声

[字体调整: ]

专题策划/林干 黄为民 廖博思 文/林干 廖博思 摄影/黄为民

  入世之所南华医学堂

  位于沿江西路107号的孙逸仙纪念医院前身是分别创办于1835年和1866年的博济医院及博济医学院,是我国最早的西医院校。1879年院校改名为博济医院附设南华医学堂。

  1886年秋,孙中山第一次来到广州,在南华医学堂学医。在南华医学堂读书一年里,孙中山一边学习,一边结识有识之士。后来成为孙中山早期革命的核心“四大寇”(当时孙中山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被戚友呼为“四大寇”)之一的尤列,便是校友尤裕堂介绍结识的。孙中山后来自述:“以学堂为鼓吹之地,借医术为入世之媒”。 在课余,孙中山常与同学和朋友议论国事,发表救亡图存之策,探索救国道路。他常对人说,以“中国现状之危,我人当起而自救”。同学和朋友听了,十分折服,不少人后来成为孙中山的追随者。孙中山后来回忆这段学医生活说:“当余肄业于广州博济医学校也,于同学中物色有郑士良号弼臣者,其为人豪侠仗义,广交游,所结纳皆江湖之士,同学中无有类之者。予一见则奇之,稍与相习,则与之谈革命。士良一闻而悦服,并告以彼曾投入会党,如他日有事,彼可为我罗致会党以听指挥云。”三合会员郑士良(弼臣),是孙中山的同学,后来发动会党多次响应孙中山起义。

  孙中山在南华医学堂读了一年,便转入香港西医书院。

  1895年,孙中山在广州发动首次武装起义。失败后,孙中山避入南华医学堂,在校友帮助下乘船脱险,由香港赴日。

  辛亥革命胜利后,1912年4月25日,孙中山南下广州。5月9日,出席于博济医院举行的耶稣教联合会欢迎会,孙中山即席应众演说。他追忆26年前在这里习医,现在又在这里与校友会面,“诚梦想所不及”。接着,他号召基督教徒“同负国家之责任,使政治、宗教同达完美之目的”。 1935年11月,在旧址内建立了“孙逸仙博士开始学医及革命运动策源地”纪念碑。现在纪念碑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博济医院后来又在广州河南创办分院,孙中山带头捐了1000大洋。1985年11月11日,中山医科大学报请国务院卫生部批准,将该校第二附属医院改名为孙逸仙纪念医院,举行隆重命名典礼暨孙逸仙先生塑像揭幕仪式,新建大楼也命名为“中山楼”。

  孙中山“医国”与冼基东西药局

  在广州西关十八甫南转入一条马路分别叫冼基东冼基西。广州人称河堤为基围,应该是冼姓人家最早在这里围垦开发吧。不过,冼基当年有冼懋章一族二三百人在这里居住生活,也是人气鼎盛,枝叶繁茂。清初,耿精忠入粤,西关惨遭清兵洗劫,冼基也被兵勇血洗。后来,这一带逐渐开发成街区,冼基的居民就不再是单一冼姓了。

  说来奇怪,当年清兵让冼基一地冼家几乎灭族。想不到,几百年后,一个年轻人在冼基开始了他推翻清朝封建统治的伟业。这个年轻人就是孙中山,他在这里从医病开始,转变为医国。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冼基开始有人开店行医,逐渐发展成为拥有20多家医馆的中医一条街。1893年,以考试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于香港丽雅英文医学书院的孙中山来到了冼基,开设了东西药局,并邀请了当时代名医尹文楷加盟,两人医术高明,手到病除,一时被誉为“杏林双帜”。当时,东西药局的广告是这样写的:“敬启者,本东西药局,自请孙医生逸仙来省济世,甚著成效,以故四乡延聘,目不暇给,本城求诊者,反觉向隅。今特并请尹医文楷来局合办。尹君向在北洋李爵相所设医学堂肄业有年,穷窥阃奥,屡列前茅……凡延请者,祈预到挂号。尹君与孙君,并驾齐驱,皆为国手,久为中外所闻矣。谨此布闻。冼基东西药局谨启。”

  孙中山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医德高尚。遇有急症,不论贫富,一请即到,待病人态度和蔼,深得患者的好评。当年12月,广州的《中西日报》就登载了一篇病人武泌感谢孙中山施医赠药的启事:

  “孙逸仙先生学宗孔孟,业绍岐黄,合卢扁而擅专门,内治与外施并美;统中西而探奥旨,针砭并刀割兼长。其平生医学精纯,素经大绅诸公合词称颂,登诸岭南诸报矣。余也不敏,质朴无文,偶罹牙齿之灾,竟彻晨宵之痛,……秦楚寻医,……星霜屡易,诸医罔效,累月经时。幸遇先生略施小技,刀圭调合,著手成春。数月病源,一朝顿失。复荷先生济世为怀,轻财重义,药金不受,礼物仍辞。耿耿之心,无以图报。谨将颠末,刊录报端,用志不忘,聊摅微捆。不特见先生医学之良,抑亦表先生人格之雅云耳。武泌谨启”。

  与此同时,孙中山、陈少白还在广州双门底(今北京路)圣教书楼设立了医务分所,在香山县(今中山)石岐镇西门口(今孙文西路东段)又开设了东西药局的支店。

  但是,孙中山的真正抱负,并非只是当一名再世华佗。眼看自鸦片战争以来,祖国积贫积弱,他一边行医,行医民之术的同时,一边思索,探寻救国之道。经常与郑士良、陆晧东、尤烈、陈少白、周昭岳、魏友琴、程耀宸、程奎光等好友在广雅书局的南园抗风轩讨论时局,商量筹备革命组织。就在冼基东西药局的问诊枱,这位医学院的优等生为大清帝国开出了一副药方——洋洋洒洒八千言的《上李鸿章书》。主张以西方国家为楷模进行改革,实现“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尽其用,货畅其流。”文章结尾,孙中山对李鸿章采纳意见寄以极大的希望:“伏维我中堂佐治以来,无利不兴,无弊不革,艰巨险阻犹所不辞。如筹海军、铁路之难尚毅然而成之,况于农桑之大政,为生民命脉之所关,且无行之之难,又有行之之人,岂尚有不为者乎?用敢不辞冒昧,侃侃而谈,为生民请命,伏祈采择施行,天下幸甚”。1984年6月孙中山与陆皓东北上天津,向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上书。 

  坦率地说,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并没有超过同时期的康有为的上皇帝书的水平。”(胡绳:《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在当时来说,也只是一个青年医生的“医国”“药方”。孙中山当时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自然不能进入当朝重臣臣李鸿章的法眼。孙中山到达天津,通过关系找到李鸿章的幕僚盛宣怀。盛宣怀是近代中国洋务派的一个实干家,读过《上李鸿章书》,倒是觉得孙中山的建议颇有见地,对孙中山十分好感,就带他去会晤李鸿章。当时,中日战争即将爆发,李鸿章正忙于练兵,当他听说孙中山是个二十多岁的医生时,便说:“这样年轻的医生,也懂治国?真是天大的笑话!”虽经盛宣怀竭力推荐,李鸿章还是拒不接见,也不看孙中山写的是什么,就交待手下:“这事先搁着,等打完仗以后再说吧。”《上李鸿章书》被束之高阁,报国的冷遇。使孙中山大失所望,由此意识到,希望这些“中兴之臣”开拓改良,此路不通。从此放弃政治改良而走上暴力革命,推翻满清封建统治的道路。

  既然搞革命,就有被杀头的危险,自然,更不可能安安稳稳坐堂问诊。孙中山开始筹划组织革命团体,无暇顾及东西药局的业务。开张了仅仅一年的东西药局也由陈少白清理好股本,结束解散。虽然存在不长,但位于冼基的东西药局作为孙中山改良和革命思想的分水岭而载入了中国的史册。

  反清策源地之王氏书舍

  位于广州北京路的青年文化宫,原来是王氏书舍旧址。一百多年前,这里是孙中山领导的第一次反清武装起义的策源地。

  1894年11月24日,孙中山在美国檀香山组建了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兴中会,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的政治主张。会员总数约130人。并且组织华侨兵操队,为日后归国举义作准备。1895年2月21日,孙中山成立香港兴中会,筹划发动广州起义。3月下旬,孙中山偕陆皓东、郑士良等到广州建立兴中会分会,租得双门底王氏书舍、云岗别墅为会所,以农学会名义对外掩人耳目。

  双门底本名永清门,据说当年清兵由此入城,两位将官互不相让,于是把城门拆为两个。辛亥革命后易名“永汉路”,1936年国民党元老胡汉民逝世,又易名“汉民路”以资纪念。解放后一度恢复原名“永汉路”,1966年易名北京路至今。

  位于双门底内之王氏书舍,邻有云岗别墅,处于城区的中心,周围分布清政府的军政机关。孙中山选择闹市中心的一个普通的书舍筹备这次起义,目标就是要就近发动能够迅速拿下清政府军政要地。

  为了准备起义,邓荫南、杨衢云、黄咏商、陈少白、陆皓东、郑士良等党人在王氏书舍工作。孙中山则往来于广州、香港之间,主持大计。陆皓东另在东门外咸虾栏张公馆设一分机关,负责招待各方同志,制造炸药炸弹。

  经过半年的筹备,8月底,起义准备工作大体完成,决定以重阳节为掩护,在农历九月初九日正式举义。然而,原来负责起草讨满檄文的革命党人将消息泄露给其兄,后者害怕更向清政府告密,致起义风声外露。

  10月27日,总督谭钟麟获兴中会起事确报,派兵搜查王家书舍、咸虾栏革命党机关部,逮捕40多名革命党人。孙中山、杨衢云、陈少白等均被悬赏通缉。起义严重受挫。

  本来陆皓东已经同孙中山一起登上了开往澳门的轮船,但是发现王氏书舍还藏有机密文件,便毅然折回。临行对孙中山说:“如果两个时辰后不回,就不要等了。我可以死,先生不能死啊!”11月7日,陆皓东、朱贵全、丘四英勇就义,程奎光病死狱中。孙中山后来称陆皓东是“中国有史以来为共和革命而牺牲者之第一人。”

  孙中山从广州转移到故乡香山县,藏在昭忠祠内,后经友人协助,登上伪装运鱼草饲料的小船抵达澳门,才脱离险境。

  这次广州起义虽然未及发动便失败,但却开启了以武装起义方式推翻清皇朝、建立共和制度的革命事业,这也是广州作为近代民主革命策源地和重要舞台的开端。

  起义失败后,王氏书舍一度被清政府封闭。抗日战争时期,王氏书舍被日寇飞机炸毁。抗战胜利后修建了一个游乐场,广州解放后,这里变成了民乐剧场,后来在此成立了青年文化宫。

  护法运动之河南大元帅府

  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纺织路的大元帅府,原为广东士敏土厂。1917年和1923年,孙中山两度在这里开府办公。这里见证了孙中山晚年的革命历程,是他晚年革命活动的大本营。

  1917年6月12日,黎元洪解散国会,废除《临时约法》。由孙中山一手打造的民主共和之路严重受阻。孙中山为捍卫辛亥革命成果,率领北伐的一部分海军,还有其他的一些国会议员在1917年重返广州,在河南广东士敏土厂建立大元帅府并出任海陆军大元帅,以广州为根据地发起了护法运动。后来由于受到盘踞在广东的桂系军阀的破坏和干扰,护法运动以失败而告终。1918年5月,孙中山辞去海陆军大元帅职离开广州。

  1920年秋,援闽粤军陈炯明部下邓仲元、何贯中等将领打败桂系军阀莫荣新,收复广州。1920年底,孙中山重回广州。1921年5月5日,中华民国政府成立,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设总统府于广州观音山麓,也就是现在的中山纪念馆前身。

  在孙中山的领导下,中华民国政府进行了征讨桂系军阀、北伐等军事活动。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发动武装叛乱,围攻总统府。孙中山虽幸免于难,但在8月被迫再次离开广东。第二次护法运动又以失败告终。

  1923年2月,孙中山在驱逐陈炯明叛军后重返广州,建立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就任大元帅,帅府大本营再次设于广东士敏土厂。

  大本营成立初期先后平定了沈鸿英叛乱和东江叛乱,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了广东革命根据地。在这一时期,孙中山的思想和政策发生了重大转变,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改组国民党、促成国共合作、开展国民革命。具有历史意义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它的召开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成为新的革命高潮的起点。在国共合作的推动下,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国民革命的形式在广东蓬勃发展。

  航空救国实践之航空局遗址

  位于大沙头西端原中庸街旁是原大元帅府航空局所在地。1918年,大元帅府设立航空局于大沙头并建飞机场。1923年7月,旅美华侨、第一任航空局长杨仙逸等人在大沙头红屋制造了一架飞机,以孙夫人宋庆龄的英文名Rosclmonde命名,译为中文“乐士文”号。8月10日,孙中山与宋庆龄等人在大沙头视察试飞,他写一幅“航空救国”中堂,并与宋庆龄在飞机前合影。孙中山以其远见卓识开启了中国的航空事业。可惜的是,这个中国航空事业的诞生地在1987年只剩下机库一座(红屋),1988年建大厦时拆毁。现在大沙头沿江路421号门前只能建竖了一纪念标志缅怀历史。

  现代城市建设之第一公园

  位于中山五路的人民公园是孙中山城市建设理念的一个具体实践,孙中山在广州建立革命政权期间,对广州的城市建设做了具体规划,还提出把广州建设成“花园都市”的设想。他客观分析了广州依山傍水又临海的有利的地理条件,提出广州的建设应有新式市街、新式住宅、新式交通以及享乐性设施。

  孙中山任职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期间筹组了广州市政公所,负责广州市政建设,这成为中国近代市政制度的开始。上世纪20年代初,他利用了大量的海外华侨人才建设广州。

  1918年以前,号称华南最大城市的广州是没有公园的。1918年,孙中山提议在广州原清朝广东巡抚衙门旧址(在今广州起义路北端)兴建一座公园。这个公园位于广州市传统中轴线上,面积4.46万平方米,是广州最早建立的综合性公园。由于这是广州第一座公园,故名第一公园。当年孙中山曾多次在此向群众演讲,宣扬民主革命理论。1924年1月24日列宁逝世。孙中山决定于2月24日在第一公园举行“中国国民党追悼列宁会”,孙中山主祭、邹鲁宣读孙中山的祭文。孙中山写了“国友人师”的祭幅。后来,广州第一次举行三•八妇女节纪念、欢迎铁甲队在广宁回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及1927年广州起义,都在此有活动。可以说第一公园是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军阀的历史见证地。

  1921年2月,广州市政公所改为市政厅,孙中山的儿子孙科出任广州市第一任市长,市长之下,开设公安、卫生、公用、工务、教育和财政六局,在广州城市建设中,实践了孙中山的建设理念,开始对广州城市的布局建设,这些建筑不仅是当年各种公共事业的根基,开启了广州近代化的先河,使广州成为革命政府实际意义的首都,更成为留给后人的珍贵遗产。

  最后的足迹之天字码头

  位于广州珠江北岸的天字码头,是孙中山往来的重要地点。1921年10月15日下午,孙中山由天字码头乘宝璧炮舰赴梧州。孙中山在广州期间曾多次乘船到天字码头,上岸后乘汽车或步行到广东高师进行演讲。1924年11月13日,孙中山偕宋庆龄在天字码头登上永丰舰北上商谈国事,为和平统一中国而努力。军、政、民各界人士数百人站在天字码头送行,孙中山站在永丰舰甲板上举帽还礼。这也是孙中山与广州的永别。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病逝。在广州,人们为了纪念这位伟人,修建了中山纪念堂,在越秀山修建了中山纪念碑,命名了当时广州东西走向的主干道为中山路,将广东大学命名为中山大学,将省立图书馆命名为中山图书馆。而中山图书馆(抗风轩)、广东咨议局旧址、黄埔军校、广州大元帅府、粤秀楼与总统府遗迹、国民党一大旧址、广东财政厅旧址……广州有关孙中山和辛亥革命的遗址、文物数量是全国城市中最多的。

  在孙中山的革命生涯中,广州承载了他的挫折与伟大,而这是历史的必然。历史上广东走向世界,接受新思想最方便,因为它有庞大的华侨乡亲群体。1840年鸦片战争后,广州最早遭到殖民主义侵略,更成为反帝反封建的前沿。当然孙中山与华侨革命者更是以广州为革命的策源地发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主革命。

  广州与孙中山,成为中国历史上的永远话题。

http://www.tangrentown.com


【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 广州被列为全国城市设计试点城市
  • 广州首个综合性城市建设规划出炉
  • 侨界专家学者为广州发展献良策
  • 广州每年将引进30个海外人才创业项目
  • 广汕铁路开工 广州至汕尾仅需40分钟
  • 大型国画长卷《潮汕胜景图》在广州举行首展
  • 广东潮联书画院换届暨艺术公益年会在广州举行
  • 服务广交会 广州首支大学生外语志愿服务队成立
  • 广州华声
    本期杂志
    广州华声2016年第3期 广州华声2016年第3期
    CN44-(Q)1001
    2016年9月 第3期
    总期数:123
    文章数:5
    本期热点
    更多期数
    网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唐人街网 tangrent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48158号-4jack luo
    指导单位: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东省期刊协会侨刊乡讯专业委员会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协办单位:广东省广府人珠玑巷后裔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潮人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客属海外联谊会